忍者ブログ
Admin*Write*Comment
make love, not war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冷顫,架空注意。

5. T24$lhM  
=(~*8hJ  
等 阿爾興致衝衝的傳簡訊給伊凡問到他居住公寓的地址、買了他最喜歡的漢堡和油膩膩的薯條、按下了門鈴。四層樓的連棟公寓有些老舊,但算是保養良好,大門的粉 色油漆像是才剛新粉刷,剛旁邊有些斑駁的牆形成對比。等了一陣子沒聽到對講機反應,阿爾忍不住又多按了三次,其實他也只不過等不到五秒鐘而已。按到第五次 的時候對講機終於傳出一聲不耐煩的呻吟,阿爾覺得聽起來像是冬眠半途被吵醒的熊,連第一個問句都含糊的聽不清楚。 dQFUQ  
*3h_'3yo@  
「...誰。」  %{UW!/  
6;@:/kl t  
「呃、阿爾?阿爾弗雷德?那個,我昨天晚上問說想要一起吃午餐和能不能看...」 hhhxsGyv  
Gm> =s  
「......滾。」 P(o>UDy  
@ *uZ+$  
「啊?」阿爾咋舌,不過他不是那種打退堂鼓的類型:「嗯,你真的是伊凡嗎?」 (LMT�'   
![eY%2;<  
『喀嚓。』 EMxMJ=  
X)= m4\R  
「啊!該死的居然掛...」阿爾繼續使勁按門鈴,使出他平時打電玩的手指連擊技,一被接通他就整個人撲到對講機前面:「你要嘛他媽的開門,要不然我就在下面高歌美國國歌--」 E$A=*-u  
w_;$ahsu~  
『喀嚓。』 |9BX  ~`{  
c>! ^\  
「...喂、你還真的那麼想聽我唱歌嗎?」一拳打了對講機旁邊的牆壁,「可惡逮到我了...混蛋明知道我唱歌有點走...不不不,只是想要專注於演戲而已,有時間的話出個CD、組個band當然是可以......混蛋!」 5�/T#>l<  
;TK$?hrv*1  
阿 爾只得繼續連打,直到他發現門口不只他一個人--旁邊一個像是剛買菜回來的中年家庭主婦一臉驚恐的盯著他看,握著手機的模樣像是準備要報警。阿爾轉身,對 方倒退一步,卻瞬間被青年爽朗陽光的笑容給溶解防備:「啊、抱歉...我朋友他好像喝醉了,我有點擔心他,可以幫我開門嗎?」 XeslOsHh  
{qU;>;(  
)nq(XM7  
不 過阿爾倒是忘記,過了公寓大門那一關,還有伊凡的家門擋住。左右看了一下,發現跟那老舊的外貌相反,這間公寓挺高級的,從此門和彼門之間相隔的距離可以看 出一間有多大,所以阿爾很閑情逸致的從口袋裡面翻出兩隻原子筆(一隻是之前從旅館那裏得到、另一隻頂端則是有著大大圓圓的米奇頭),然後就著伊凡那間多出 的一道鐵門上開始了他自得其樂的打擊演出。 'c]Pm,Ls  
)c 79&S  
q0['!G%["  
c+O:n:L  
進 門的時候發現室內煙霧瀰漫,室內倒是很乾淨--應該是說乾淨到阿爾不太順眼的地步,這是人住的地方嗎?喔除了掛在充滿北歐氣息的極簡沙發組上的圍巾之外。 他一邊沒用的揮開充斥空間的白煙,一邊靠任何微小的聲音來辨認屋子主人在哪裡,直到他摸到一間像是工作室的地方,這裡就充滿了人氣,至少垃圾桶是滿著。阿 爾看到垃圾桶裡面有著一兩罐蠻牛時忍不住笑了。 obv_?i1  
bb+iUV|Do  
「你怎麼進來的?」坐在電腦前面的人修長的手指夾著煙,紫色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這樣算入侵民宅,懂嗎?」 g5x>}@ONq7  
aZ|S$-}  
「哇喔老兄你今天的態度跟之前冰島的火山爆發一樣。」阿爾很自然的從旁邊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掏出一個漢堡遞過去:「剛好管理員經過,我就跟他說擔心你喝醉然後留了一個自殺宣言在我的手機裡面,管理員就開門放我進來了。」不過同時也嚇的跑走,真是沒膽量。 Po.by~|  
Bt1v7M  
「...自殺宣言?」 /)dyAX(  
[By|3 bI  
「對 呀,像是『嘿,夥計,我覺得這人生真是他媽的難過,想拍的作品被人當屎一樣、其他我不屑一顧的又被人捧上天...夠了,我還是快點了結自己...這次我會 用最有效的安眠藥配好夥伴伏特加,不會不成功又害你還要打電話叫救護車...』之類的。」阿爾有些得意的清了清喉嚨:「怎麼,你不知道我模仿他人聲音的特 技是眾所皆知的?尤其你的聲音那麼特殊,還包括擺脫不掉的俄羅斯口音,其實很好學。」 nU6UjC|3  
!kH 1|  
「你錄音?」伊凡默默的說。 +CXq41g"c  
\ NKw,`/  
「嘿對呀,iPhone很好用的。來,午餐,包準吃了心情變好也變健康!」阿爾晃了一下拿著漢堡的手。 �G c ,  
*D`$oK,U  
伊凡慵懶的抽了一口煙,將剩餘的香煙殘骸按在長相奇怪的盤子--看起來像是買小學生義賣自己的陶土作品一樣--視線轉回螢幕,上面開的很明顯就是剪接軟體的介面,不過是阿爾沒用過的。 FF|M7/[~  
:2XX~|  
「太油膩了。」 F ^m;xy  
(B?ZUXM,  
阿爾站起來無視伊凡的不停從紙袋中拿出漢堡、一個個排在伊凡的Mac電腦螢幕上。伊凡抬眼,快速的數了--五個。旁邊的人率性的將紙巾隨意散在伊凡堆滿書和筆記的桌上,一股腦的將炸成金黃色的薯條抖出來,伸手抓了一把,湊到伊凡的嘴邊,眨眼:「要我餵你嗎?」 +Z=y/wY  
Mp[2A�uf  
「......」 EN8xn9M?  
g; 7u-nP  
「跟你保證,吃東西有助於熬過宿醉,更能讓熬了一整個晚上的你頓時精神飽滿、再戰一整天!」完全沒發現自己的台詞活像是購物台講解某種壯陽藥物,阿爾露出閃的太過刺眼的笑容。 lg{/5gQG  
9ESV[�  
「......」伊凡瞪著他,然後默默的抓了排在電腦銀幕上的漢堡,用適才抽過煙的手指將包裝紙捏開,對著裡面顏色鮮豔的內容皺眉。 nV8iYBBym  
dVn_+1\L  
「雙層安格斯牛排漢堡肉、雙層巧達起司、新鮮生菜、番茄、醃黃瓜...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健康的食物嗎?」旁邊的人已經開始大口嚼起漢堡。 ep*8*GmP  
,#�%I$  
猶豫的咬了一口,發現沒有想像中的糟糕,伊凡緩慢的動著嘴一邊繼續轉頭看著電腦螢幕。 >Nx4 +|  
#)iPvV'  
不是會乖乖坐在一旁的類型,等伊凡回過神阿爾已經從門邊的位置移到他左手肘一動就會碰到對方的胸膛。雖然說工作也接觸過不少人,但伊凡平時很少跟他人身體接近,他人也未必會自己靠近--也可以說他所需要的個人空間比一般人還要大。  NfmHa  
#3A|Z=,5  
「可以看看目前剪接的影片麼?」阿爾又是用那副小狗般的眼神,伊凡從眼角看去,想要避開卻逗留到對方沾了一點番茄醬的嘴角和嘴唇-- ,rNud]NM8  
x,fL656t  
在伊凡閃神的瞬間,阿爾靠著他天生對科技的敏感度找到軟體的播放方式--應該是說他觀察伊凡那連鍵盤上都專門貼上剪接軟體快速鍵的鍵盤很久了--伸手過去按下播放鍵,手抽回的時候摩擦到伊凡的胸口,後者像是嚇醒般的抓住即將脫離身體接觸的手腕,阿爾被嚇了一跳。 #%V+- b(  
l 3 jlKB  
「啊、抱、抱歉...你是不是有點累......」問句還未完全脫離,阿爾就被眼前螢幕上的動態景象給吃驚的把語尾吞了回去。 |=V~CQ]  
D.ySnYzh  
影片的色彩似乎被剝離,整個帶著有點泛灰的色調,鏡頭從阿爾跟莉莉亞並肩站在一起,他只看到自己嘴巴在動但是卻沒聽到對話;這時他們兩個應該是在詢問伊凡要做什麼。阿爾這才發現莉莉亞用有些害羞的神情不停的偷看站在身旁的自己。 VSh&Y_%  
BKgCuz:y  
「你真的很擅長這方面的神情捕捉哪...」阿爾喃喃自語,眼睛被螢幕吸引所以沒注意到旁邊的伊凡手還未放開他,而且緊盯著他的表情,待著觀察的眼神。 Q^* 3 3  
EG3u)}vI  
接下來阿爾跟莉莉亞交談,莉莉亞猶豫的脫下鞋子,在把鞋子交給阿爾的瞬間整個影片又突然充滿了色彩,包括帶著開心活撥的浪漫純背景音樂,然後就是他們兩個的追逐-- xLgZtLt9  
gP |>gy#e  
Wv ~&Qh}  
等畫面切換回剪接的視窗,伊凡才鬆開抓住阿爾的手。 JU)k+:\a  
vUDMl Z  
「......覺得如何。」伊凡問,嘴角稍微上揚但是又帶著緊張,他幾乎有點想要咬起指甲來。 Ka<J* k3  
Iv*u#]{t  
「呃......什麼如何...」阿爾視線還落在螢幕上,一副像是還身處夢境:「哇......」 ) t CNp  
X}g3[  
「『哇』?」 #&%>kfeJ)<  
IaU%L6Q]  
像是配有背景音樂的啪擦一聲,阿爾頭猛的轉過來,藍色眼睛瞪大,激動無比:「超棒的!!!」 Ch:EL-L  
Q X-n l~  
「喔?」伊凡暗自鬆了口氣,讓自己的笑容浮現:「哪裡好?」 c@J@*.q]   
OB*V4Yv  
「好到我覺得有把昨天拍攝我自己感受到的喜悅都拍了進去。」 \1QY=}  
*%E\mu,,c  
阿爾這番話讓伊凡呆住,這是他沒想過的對話。對方像是面對好夥伴般的用力拍了拍伊凡的背,大笑:「除了那個背景音樂實在是有點--喔不你不用說,我了解的,大概是法蘭西斯塞給你的音樂吧?」 dcyHp>\)|  
DgY !)cS  
「嗯......我很高興你喜歡。」伊凡軟軟的笑了。昨晚他洗完澡就忍不住的將拍好的影片拿出來看,看了之後又忍不住開始剪接調整起來,然後等阿爾按門鈴就已經是隔天的中午。像是心底的大石頭落下一半,居然有股睡意襲來。 8IE^u<H(:  
+[_3h9BK  
「想睡了?Food coma*嘛,是說你效率也太好,隔天就已經快剪接完了...」 sRqecG(n  
o$rF-?  
「因為...有靈感......」靈感跑走的痛苦是所有藝術家都經歷過也不希望再經歷的。 II!~"-WH  
TwI'XMO;A  
「那就快去睡?」阿爾反客為主的把已經有點懶洋洋的伊凡從椅子上拉起來,然後不顧對方呢喃的反對將對方拖到臥室,看到潔白到不行的臥房阿爾覺得自己的眼睛好像被閃瞎了:「全白...不怕髒嗎?」 `*U$pg  
W|y;Kxy  
「......」伊凡打了個呵欠,決定自己不討厭阿爾握住自己手的感覺是因為累了。 ncUS8z  
VqxK5  
「哇塞三瓶伏特加在床頭...老兄你是有多難入睡?」阿爾邊笑鬧邊將伊凡推到床上去,幸好對方一沾床就很自然的滾了一圈用棉被將身子捲起來。 #<EYO  
c*\;!dbP  
「需要我唱安眠曲嗎?」阿爾故意的彎下腰,看著伊凡將頭埋入枕頭內。 mCG&=Fx  
ge<D}6GQ  
「...滾。」不過語氣中沒有帶著該有的無禮意味,比較像是小孩子亂用從大人那裏學來的言語。 QodWUbi'&  
y%spI/(  
「嗯,你這算是因為精神不好所以真實人格才展現嗎?」阿爾拍了拍伊凡的頭,被對方很自然的蹭往他手裡的動作給逗笑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明明認識沒有很久,但是卻很合得來。 6U.|0mG[  
Vzo< ma^  
「晚安。」 8ZLHN',  
Q WEE%}\3}  
「嗯......」 aT(_c/t.  
py+\e" s  
-a�&<Un/  
+++ 6bLn8UT  
7 )r L<+  
:O$bsw:3w<  
p:z~>ca  
伊凡並不意外收到法蘭西斯有如在歌唱的電話留言,也不意外裡面的內容:不外乎是多好多創新、贊助商有多喜歡、然後預計什麼時候公開之類的。 3 yy5 l!fv  
唯一的意外就是法蘭西斯完全沒有提到阿爾。伊凡以為他會...至少提到為什麼阿爾會出現,以及他拍攝的方-- 5j6`W?|q  
K,$rG%c zX  
法蘭西斯雖然現在在做這行,但以前跟伊凡也一同上過不少攝影的課程,伊凡不覺得法蘭西斯自從經營了那麼大間的公司會忘記當初所學的,而且他也在學生時代看太多伊凡的作品--恐怕法蘭西斯是最熟伊凡的作品風格和習性的人了。 2J8:_Ql3I  
~x#TfeU]  
法蘭西斯大概發現了,但是狡猾的他應該是不會點明的--伊凡感謝這點。 ,"XiI$Le  
3RT\G0?8f  
在例常的咖啡店買每天早上需要的咖啡時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因為正在有點手忙腳亂的結帳所以伊凡沒有馬上接起,不過因為已經發生到習慣的地步,所以伊凡知道當自己站在一旁等著領咖啡的時候會再打來,而上面顯示的名字也是預料中的。 Z0m`%(MJa  
kFV, Fg  
一邊抽紙巾一邊接起電話,伊凡從一旁的玻璃窗的反光看到自己的表情,於是馬上盡力的把上揚的嘴角降到普通的弧度:「嗨,錄影錄完了?」 +E_yEH7_)  
)<:TpMdUk  
『猜猜發生了什麼事!』對方歡快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似乎也感染了伊凡這邊的空間,原本他覺得有些陰濕的天氣頓時好像因此溫暖了一點--其實只是特殊的西岸天氣而已,早上陰天到了中午自動會晴。 W ';X4e  
,<r&] eC  
「嗯...有人送你吃的?」伊凡往自己的公寓走去。 kMMgY?  
$ VP1(C  
『哪有那麼普通!你知道嗎本田他幫我找到一個代理最新遊戲的工作!』阿爾那頭有不少人講話,聽起來像是還在拍攝現場,或許在卸妝吧:『而且是我最喜歡的遊戲公司、我最想要玩的遊戲啊!超酷的對吧!』 I4{xQI  
y{>f^S<  
阿爾的身邊傳來化妝師的抱怨,伊凡可以想像阿爾興奮動來動去害旁邊的人無法工作的模樣,讓他忍不住笑容變大。 W%-XN   
h%Nd89//  
「所以你要打扮成你最喜歡的勇者了?這次是去屠龍還是打魔王?」伊凡的笑聲洩漏出來。 }: HG)V  
HdJ g  
『打魔王喔!其實魔王本身也挺酷的,不過我還是當拯救世界的勇者最適合了!不過可惜的是他們只拍一組照片而已,所以表示我無法穿戴那些超酷炫的配備多久...』語氣中的失望很明顯。  pUb1#=  
*}d N.IL,  
「...說不定他們願意拍攝完後把服裝送你。」 _y_}/  
'#V@a  
『呃、說不定!是的話就太帥啦!!!真希望能真的穿著拍一部勇者打魔王的電影好讓我過過癮!』 89g a+#7  
8b)WOr6n  
「.......」伊凡舔了嘴唇:「或許,我,可以...」 j)?M  
%+N]$Q  
『啊我該走了!今天法蘭西斯居然要找我吃飯,不知道又有什麼事了,希望是好事...喔好了掰!』 Qs6Vu)U=  
pg4W?N`  
伊凡感謝自己被打斷,他發現自己的手指用力的按進手心,鬆開來留下了幾乎要見血的紅痕。 ?K>)bA&l'  
A iM ukd,  
fRQ,Z  
他 沒想到自從那次之後他們兩個還會互相聯絡,而且到了會有事沒事就互相打電話閒聊的地步,雖然通常都是阿爾主動打電話來,然後又如一陣風般的講完話。仔細想 想,伊凡從來沒有主動打電話給阿爾過,有的時候則是因為收到阿爾留的語音才回電。當然回撥的時候伊凡一直告訴自己只是因為阿爾的語音留言太過含糊,以及不 回留言太沒裡禮貌的關係。 G?1GkR  
usB*Wn8  
不過阿爾非常忙,所以他們在那次合作之後其實沒有見面的機會,通常都是打電話。伊凡再次感謝他們見面的機會很小,要不然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恐怕會不幸的、不小心的讓阿爾知道-- I)Xf4F S@  
Q&eyqk   
......也不是像他會介意阿爾會怎麼想,只是... WiS3W;  
?e$&=FC0;  
手裡的咖啡不夠效用了,伊凡決定是時候去超市補充伏特加了。 Jr2yn{s=S  
b&:v6#i  
""0 Y^M2I  
tbc |Vx [  
4>*=q*<V5E  
------------- ]F4QZV( M  
Food coma: 食物昏迷(?),算是一種口語,表示吃飽飯後想睡(陷入昏迷)的那種感覺XD n1."Qix0  
>GGM76vB=,  
讓他們關係突飛猛進(但是卻用最俗的方式對不起orz),大概再一兩篇就完結了,希望這週能更新。

拍手[3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文字色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 ABOUT
雜亂同人/自創小說更新+倉庫專用。目前APH中心。 歡迎留言吐槽、催稿、餵食(?)。請保有基本禮儀。
Copyright © make love, not war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NinjaBlog
Graphics By R-C free web graphics*material by 工房たま素材館*Template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